RSS订阅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塑料造粒加工 > 正文

童 年

日期:2015-8-7 13:24:55 人气: 标签:
开始回忆童年就说明你老了,我承认,但是现在不写,如果很老很老了,怕都记不起童年的故事了。

我们每个人就这样随机的来到这个世界上,给家庭增添新成员,对于一个新生命的诞生,一家人应该都满心欢喜,而我家却没有,他们愁容满面,因为在我上面已经有了姐姐,回到我出生的年代,26年前,这样说来我真的不是很老,可是我赶上了最厉害的计划生育时期,出生到了一个重男轻女的老封建家族里,爸妈的日子不好过,执拗于老一辈的压迫下,决定再生个男孩,拖家带口的跑了。

爸妈如愿生了弟弟,当然牺牲也是巨大的,母亲辞去了银行工作,父亲党籍被开,接下来的日子更不好过,我开始记事的时候,是在东营,听父母说他们已经周转了几个地方,计划生育的人仿佛更加的会打游击战。无论到哪都能把你找出来,我不听话时爸妈就会说你不听话,计划生育的人来了我们就把你给他们,我每次都乖乖听话,总觉得我是多余的,也是不安全的,甚至爸妈说一句计划生育的人来了,姐姐会蹦蹦跳跳的在人前玩,我却躲在厕所一天不敢出来。

其实在东营有很多美好的童年趣事,我四五岁的年纪,记得的不多,住的地方靠近渤海湾,那个时候很多地方还保持原生态,,那里有很美的芦苇坡,晚上有蛙叫和萤火虫。河里的水很清,有很多鱼,都很好抓,我经常偷偷去抓鱼湿了鞋子回来一顿打,但是每次不长记性都会再去。夏天的时候去海边抓蛤蜊,螃蟹,还有很多叫不上名的吃的。去动物园看老虎,看猴子,去繁华的市里看夜景,树上都是明晃晃的灯,一闪一闪,就像到了天堂一样。一直很想再回去看看,想着那里早就变了模样。在我童年里就只有这点记忆了。

姐姐到了上学的年龄,弟弟也得落户口,那时我也是个黑人,爸妈决定回去任凭他们发落,总不能把人给杀了。回来一切都不堪入目,我那个时候已是分得清好和不好的。那种从天堂到了地狱的落差感。可想而知接下来这样的童年,很难带着悠闲的感情去写,回忆有些沉重,情不自禁的流露着孩子的愤懑。

一路上村里人都带着狐疑的眼光看我们,自然看笑话的多数,看看今后要怎么收场。我对这个村庄一点记忆都没有,分不清哪个是自家的叔叔婶子,哪个跟我们是邻居,终于走到眼前一个狭窄的破屋,门窗是姥爷知道我们要回来先前给修了的,木板接的一块块的,窗户也没有玻璃,打开门黑乎乎的,除了几张凳子和一个方桌外,大概没有什么东西了,后来学到家徒四壁这个词的时候都会想到就是我刚回家的那种情形,一点也不夸张。我记不清是什么季节回来的。我只记得我大哭着要回去。可是回不去了。

你前脚刚到,计划生育的人也赶过来,不知道他们到底有练过什么盖世武义,还是长着千里眼顺风耳。之前都是道听途说他们的凶猛,第一次见到计划生育的人来,确实是来势汹汹,五六个人,踹门而入,我吓得不敢喘气,生怕被抓走了。第一次来好像家里还有点钱,打发了。接下来第二次第三次......

家里有了点家的样子,一切好像步入正轨,爸爸出去挣钱,妈妈在家照看我们仨,干着地里的农活。姐姐开始去上学,弟弟也嘤嘤的学着说话,我不再盘算着要回去,却一心想着长大后一定要离开这里。这算是童年的第一个梦想了。尽管这里是家,我一点也不喜欢,不知道哪里来的这么强的自尊心,应该是骨子里的一种清高,这点随了我妈。永远漠视身边的一切。

我也到了上学的年龄,我想终于等到我靠学习走出大山了的时候了,我是带着我三姨的淳淳教诲知识改变命运去上学的,她跟我说只有上了大学才能走出这个大山,我深信不疑。这里我不得不带着感恩写一下我的三姨,她一直作为我童年时的榜样不断的激励我,给了我生活学习的很多帮助,在生活上,他会给我们买很多衣服,都是从市里的百货大楼买来的,比身边孩子赶集买的漂亮的多,引来同学们的无限羡慕嫉妒恨。我又常常遭男孩子欺负,他们会往我衣服上吐唾沫,再扬点土,我回家又不敢说,还是我妈发现了问我,后来跑到人家里去说那孩子,这就是现在所说的熊孩子,我当年受了不少欺负。三姨还给我们买书,到我认识很多字的时候,收到三姨的信,全是鼓励的话,我至今保存着那封信,她一直对我期待很高,现在应该让她失望了。一次老师让写最敬佩的人的时候,我写了三姨,没有写到妈妈,我妈妈是不知道的。不然他会伤心的。

计划生育的人来的依旧频繁,我一直不明白,生了弟弟怎么就有交不完的钱,这个我是管不了的。我还是担心他会抓走我,一如既往的对他们是恐惧,四五月份,家里养了蚕,他们又来了,气煞汹汹的喊着交钱,交不上把蚕给扔出去,妈也害怕,一边哀求着,一边抱着弟弟说去借钱,留我在那哇哇大哭,我是真害怕,那个时候没办法,我妈也顾不过我来。我见过好多次他们在我们家的暴行,甩东西,衣柜什么的全翻遍,甚至把我们从东营捎回来的一套百科全书,十二本也拿走了,一通扫荡之后,拿着钱走人。不亚于当年鬼子的抢烧打杂。我不敢说,心想着万恶的计划生育啊,你们怎么不***?等我长大了要杀了他们。我第一次有了仇恨感。很多年不得释怀。直到去年看了莫言写的《蛙》对于村里人的痛恨很是理解,感同身受。我后来常常取笑自己,我从小就是吓大的。

奶奶从来不带我们,他当年遗留下来的那种媳妇熬成婆的思想根深蒂固,他恨不得把当年受的苦强加到他的儿媳妇身上,妈妈每次把我们三个送到家,还没出大门口我们必定是哭着跟出来。奶奶在后面说不跟着我就走。有时候甚至都不出来。这是有根据的,我可不想揭开她的丑陋面貌。那个时候不喜欢就是不喜欢,完全不掩饰的表达出来。

我们很少见到爸爸,他常年在外,要还着罚款,还有我们一家五口的花销。在童年对爸爸这个印象不深,但是也习惯了。我们都上着学,又没有赶上九年义务教育政策,日子过的相当拮据。我姐姐从小就很懂事,话很少却有耐心,她自认为是老大,放学回家就做饭,常常跟我妈下地。还替我妈照顾我和弟弟,他几乎是我妈说什么,都是答应,从来不反抗,性情温和,我完全相反,那个时候很任性,比以前更加能挨打,比如有一次,我妈说你和你姐姐去捡人家都打完的山楂,我姐姐就提个小筐准备去,我打死不去,觉得丢人,姐姐不会劝我,自个去,我就算挨打也不去。我不知道那个时候一个家庭如此难艰难,还去要所谓的自尊心,它值钱吗,我不知道我姐姐为什么那么懂事,他那个时候会怎么想呢?她只是个十岁的孩子。

我处处不让我妈省心,再大点跟弟弟打架,没有一点姐姐的样子,也不会让着他。姐姐从来不跟我们打架,他总是劝架,有一次不知道为了什么又打起来,我和弟弟都挨了打。我妈让我们在门外罚站,谁承认错误就回来吃饭,弟弟服软,承认错误回屋里吃饭,我就一直在那站着,固执的谁都拿着没办法。最后还是姐姐劝着回去睡觉。我就想将来我有了孩子我一定不会打他,因为打起不了一点作用,我真是个倔强的孩子。

唯一值得说的是我上学学习还不错,班里名列前茅。每年发一个奖状,评语上总是说聪明,积极上进。当然团结同学,尊敬老师是客套。每个孩子的童年都有这样的评语。不过这是让我妈觉得欣慰的。这个时候就得瑟了,我妈说得了奖状过年可以要一件自己想要的礼物,于是我盼着过年,盼着发奖状。

快乐的事情也是不少的,三个人会自己玩的时候,就一起打个扑克,看电视、跳个皮筋、三个人也玩捉迷藏,老鹰抓小鸡,夏天还会到河里抓鱼,偷偷爬屋顶抓鸟蛋,秋天去抓蝉,冬天去山上逮野兔................

小时候我们体质不是很好,总是生病。但凡刮风下雨,我妈都是会去给我们送衣服送伞,刚出校门就看到我妈站在校门口手里拿一大推衣服,我姐的,我的弟弟的。老师同学都常常羡慕我们说你看人家的妈妈对他们孩子多好。

妈妈又是公平的,姐姐懂事,没有多偏爱她一些,弟弟小,也没有多袒护他,一次打疫苗,弟弟哭着要打,他的班级几乎都是独生子,人都去打了,可是我妈说你俩姐姐都没有打,你也不能打,有钱都打,没钱谁也不打。我们就在这样的环境下,学着分享,打打闹闹一路成长,虽有不欢,但依然其乐融融。

..............

忽然觉得童年这几件事是远远不够的,无忧无虑的事也是颇多,写出来竟然是这个滋味,大概人都有这样的通病回忆就会感伤。把那些记忆犹新的不快之事写的这么赤裸裸,写完觉得还有那么多美好的故事,有空再整理一个快乐的童年。因为我在这个村里生活那么久,有了感情,也爱上了它的清澈干净。世俗的纷扰未涉及到它,我心灵上的尘埃亦被净化。青青的山,静静的小溪,还有那条婉转的柏油公路。都是孩童曾嬉戏玩闹的地方,如果我这样忧郁的写我的童年,甚至还有愤怒的怨气,是还没有真正参透大自然的底蕴吧。

是个阳光和煦的下午,阳光从窗户透进来,妈妈说我这边多了很多白头发,我趴过去看确实长了很多,我说我给你拔了,我妈说拔不完了。妈妈是要强的人,在回村子以后常听人背地里笑话,说当年上了学不过还是回来种地,还弄了一身的债。她没有抱怨过,没叫过一声苦,他才是更要强的那个人。我想决定生我弟弟的时候应该就想到现在这些苦难了吧,无论反生什么,妈妈从来没有放弃过。一直都是一个人一手带着我们。我们回来的时候我妈还满头黑发,弟弟在襁褓里,姐姐七八岁的小姑娘拉着我。一晃几年妈妈有了白发,弟弟长到姐姐的年纪,姐姐已经是个大姑娘了,我也上到小学三年级。

仔细想来童年没有悲惨可言,刚开始是从一个环境到了另一个环境中的对比,让一个孩子去学着接受认为不好的东西是一个过程。在整个过程中,我们有一个爱我们的母亲,有一个为了家常年坚守在工作岗位的父亲。我们像每一个孩子一样过着无忧无虑的童年,辛苦的是我们的父母,只是记得母亲从来没有停下来好好休息过,他有干不完的活,她比我父亲更伟大。我的父母如果知道他的女儿在缅怀着童年,感恩着父母的付出应该很欣慰吧。
【本文网址:http://www.nbjujin.com/html/suliaozao/305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!】
分享到:
下一篇:没有资料
推荐信息
没有资料

Baidu