RSS订阅 | 设为首页 | 加入收藏
您的位置:网站首页 > 无纺布 > 正文

我和我哥的那些破事

日期:2015-6-9 15:17:18 人气: 标签:
我和我哥完全是两个不同的性格人物,我实在不明白,上天为什么把两个性格一点不同的人放到一个家庭来。他叫少勇,为了减少他锐气而取得名字,我叫满保,傻包的意思,老爹说,我们家苦怕了,希望我不能再苦了,既能填满肚子又能保护好自己。好吧,名字好像决定了一个人一生,现在不信都难。
  我哥比我整整大六岁,我出生的那一天,他刚好放鸭子,打死了一只,我刚好生出来了,人家说,这孩子鸭子转世,另取了外号:鸭毛。我想这是真的么?有可能。
  我哥生性干脆,有魄力,行事雷厉风行,英勇果断。打小就表现不凡,小时候,他就是我村的孩子王,能武(向三伯学的苗家拳)能文,善于布阵练兵,村里的孩子都服于他的威严,常常组织军队与邻村的孩子“打仗”还真是胜利的多呢,他一个人到外乡读书,有次,面对16个侗家孩子围攻,赤手空拳,横眉冷对,怒目相待,最终人家反而退去,奇怪。我的印象里,他做的每一件事都那么果断。
  而我恰恰相反,生性胆怯懦弱,办事瞻前顾后,犹豫不决,丧失不少良机,过分谨慎小心。我生下来就面临失聪,听力只有一层,从小都没有小朋友愿意和我玩,他们总是远远躲避我,嫌我又脏又臭(那时耳朵化脓)。但他们也不敢欺负我,因为我哥的缘故吧。曾经有两个人想欺负我,骂了半天,还撕破了我的衣服(穿的是我哥的),我就愣愣的,半天没反应,他们无奈,摇头走了。听力不好,读书相当吃力,一篇秋天到了背起来,一个月了,都不通,常常被关,肚子饿得咕咕叫,后来老师了解情况,不再为难我,反面教材还是少不了嘛。
  小时候我很孤独,从小也就学会了用内心来看世界,我的世界很小,只有家人和我交流,我的天地却很宽,打小一放学我就往后山跑,听鸟儿唱歌,四处走走,有时候很晚才回来,后山多坟墓,我老爹对我说,后山有鬼。我不信,那时我天真地想,如果遇到鬼也可以交朋友,可惜连鬼都躲我,惭愧。当然,有一次我见到有个人静静躺在山背,很安详,后来我才知道是我们村的疯子,一个人对我傻笑的人,跌倒去了,疯子难道没灵魂么?有的。我怕蛇,见到蛇总是我让路,每次见他们昂首挺胸走过,我又恨又怕,有两次,在山上放牛,躺着,睡醒后,发现蛇朝我吐舌头,吓得我半死,幸好没有亲我,要不麻烦大了。鸟对我也不错,它们总找准时机往我头上下蛋,白白的,有点臭。对我最好的恐怕是以前的那头牛,她从不给我添乱,还让我骑在背上。和牛在一起六年,差不多摸清了她的脾气,蛮犟的,偷吃粮草,赶她不去,楞是吃几口才放心离开,害的我被老娘讲了几回。牛走远了,我找不到,捏鼻子叫几声,很快就回来了,不过,我还是听不懂牛话。因此,我总爱割草把牛圈垫得厚厚的,打扫干净,弄得老爹说我,这样练不成粪的。我不管,我觉得牛和我一样,孤独,它默默为了我这个家付出了实在太多。我见过她流泪,仅有一次,那年父亲去世后,我们决定把她卖了,我发现她竟然有眼泪,大吃一惊,于是在关于灵魂文章里,决定融入它,觉得她是有灵魂的,而且仅次树神。
  我怕人,怕动物,也怕事,怕惹祸。
  我对事情,总拿不定主意,生怕做错。也不爱惹事,喜欢和各方都搞好关系,哎,胆怯呀。
  我哥喜欢争强好胜,什么都争第一,读书第一,做事第一,打柴挑柴第一,喝酒第一等等,家里三面墙,几乎都是他的奖状,醒目的第一。这方面,我不争气,偶尔拿个奖,劳动卫生奖,好像为了安慰我设立似的,据说。人家来我家,赞叹不已,对我开玩笑说:你的呢?我羞愧不语。在家乡他名字很响,以第一闻名附近几个村,特别是酒。我的名字也响啊,以倒数第一著称呢。后来我哥把他的奖状全撕了,说,这对弟的成长不好。可惜我依然没有拿过什么奖,辜负列祖列宗了呀。有几回,也拿个优秀奖,那时设八个名次,我第九,优秀奖,我们班有九个人,呵呵,当我得知是我哥搞的鬼时,有些扫兴啦。上了高中,我出奇意外考上了大学,拿了通知书,很多人都纳闷,连我大姐也想不通:我家这么笨的满牙子,也会考上大学?奇怪了。是的,奇怪了。现在我村里人不再叫我鸭毛,反而恭恭敬敬,让我格外不习惯呢,哎。
  我哥脾气有时不怎么好,那时候易怒,或说淘气,连父母老师的话都敢反驳,而且口才超好,能力超强,从一年级跳到三年级,又跳到五年级,小学的课,他用四年就修完了。典型的叛逆者,激情豪情,激进分子,不服输。对于他呢,只要用激将法保证屡试不爽呢。驾驭不了他,由他去吧,很高兴,父母蛮开明的,我喜欢他的叛逆,做了很多我不敢做的。我呢,就不行了,典型的温和保守派,跳不了级,也没这个能力,喜欢稳扎稳打,不着急啊,慢慢来,其实我比谁都急,去哪呢,上厕所。我是我家最小的一个,我娘希望我是女孩子,好做事嘛,我父亲希望我是男孩子,继承老一代的智慧。他们常因此拌嘴,我好烦,那时,沉默不语,只好采用折中的办法:白天上山打柴耕犁管牛,傍晚打猪菜挑水做饭喂猪。就这样,也希望家庭欢乐和我自己欢乐,独创了东东超级搞笑法,信不信,不信?你过来,让你笑一个。传说,我现在还是这样本性难移?幼稚呀
  我哥刚强,不爱哭,我却爱哭,当然啦,我从来不在别人面前哭,哪里呢,森林里的树啊鸟啊老牛啊,都是我倾诉的对象。我一直觉得我哥不哭,后来我忽然发现,他也哭过,而且哭得十分悲惨,哭得我十分害怕,为什么呢,我也没问。刚强的男人其实也有柔弱的时候嘛,我哥还没那么坏嘛。还有啊,我哥自信我自卑。
  我觉得我哥这辈子做得最好的一件事:娶对了我的嫂子,人美心地好。她一来我家,我就彻底无后顾之忧啦,专心投入学习之中,如今略有小成,终于也勉强自信一回了,你信么,打死你也不信,打死我你可能信了。
  我读大学之后,我哥又开始不安分守己咯,对我说,咱们应当创业。我想,也对,他有的优点,我没有,我存在的缺陷,他没有,优缺相补,不正好么?很多事情我们兄弟两联手竟然也十分默契,配合得蛮不错的。人家来收猪,价格总谈不好,我哥脾气上来了,当场把人家吓坏,我只好出来打哈哈:价钱可以再商量,咱们先搞两杯再谈谈。喏,看来戏还得继续演下去哪。
  喏,这就是我和我哥,爹娘的心病和宝贝。


【本文网址:http://www.nbjujin.com/html/wufangbu/270.html,转载请注明出处!】
分享到:
上一篇:鲁班训徒
下一篇:没有资料
推荐信息
没有资料

Baidu